FCoin张健:以公心做一家“比特币版”的交易所,践行通证经济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5

  FCoin不是一家公司,而是一个自组织形态的社区型数字资产交易平台,其平台发行的FT(FCoin Token)采用“交易即挖矿”的发行机制,使得交易用户可以真正持有代表平台价值的Token。而关于FT本身的价值,其核武器在于,发心为公,用将平台收入的80%返还给FT持用者的方式,完美践行通证经济逻辑。用张健的话说,你不懂通证经济?好,不讲概念,来FCoin真实的感受下。

  张健是FCoin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的创始人、歌者资本的合伙人,也是《区块链:定义未来金融与经济新格局》这本曾在京东图书金融类销量榜No.1的畅销书的作者。而他另一个身份是火币的前CTO。

  最近,耳朵财经(ID:erduomi)同张健围绕交易所的话题聊了聊。耳朵财经发现,FCoin的野心,绝不仅仅在于做一家世界级的交易所,FCoin要成为交易所中BTC一样的存在,得到全球数字资产玩家的认可。

  

  作者 于姣 | 责编 春燕

  交易所是资源池,交易所是绞肉机

  谁都知道,交易所是区块链上下游生态中最重要的资源池,没有之一。因而,在行业早期,交易所的竞争也显得尤其胶着。同质化地搞分红、争用户,能不能撑起一家交易所进入头部地位、稳住头部地位?张健有其另辟蹊径的解决思路。

  在他看来,现在交易所的发展还处于比较早期的初级形态,有着各种各样的不规范、不透明的所谓“乱象”。伴随着数字货币市场和整个区块链的成长,交易所一直处于风口浪尖。

  “第一,交易所本应该是一家公众公司,因为它持有大量的用户资产,所以,应该做到非常高程度的透明,同时又能够最大程度地保护投资者的利益。另外,交易所对于技术、安全这些最核心的能力要求非常高。这也是很多交易所存在的隐患。

  第二,目前整个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市场,基本没有非常有效地接受用户的监督和监管,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。

  第三,大多数交易所还是以中心化、公司制的形态存在,这样的结果就是,以公司和平台利益为主要目标,而非投资者和用户的利益第一。这是出现所谓的“天价上币费”和被人指责“黑幕操作”的根本原因。”

  张健显然不满意这样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生态。

  FCoin是一家面向未来的交易所,

  为改变交易所生态而生

  在张健眼中,一家合格或者优秀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首先应该具备的特性是安全、稳定、透明,并且,最重要的这点是 -- 代表社区的利益。

  2018年2月底,张健联合通证经济倡导者元道,成立了“歌者资本”,布局整个区块链生态体系的上下游。3月中旬,歌者资本投资成立FCoin。它在交易所方面的布局,毫无疑问是FCoin。FCoin试图进一步改变这个激烈竞争领域的生态。

  But,How?

  “最重要的不是金钱,也不是情怀,是未来。”张健在他的自述文章中提到。

  FCoin名称中的F,也代表了两层含义,一是Finance(金融),代表着其金融级的交易系统,“200万笔每秒钟的稳定处理交易的能力和速度,在所有交易所中处于顶尖的水平。”另一层,也是张健更看重的含义,就是Future(未来)。

  张健设计的交易所是按照未来的交易所形态规划的,即这个交易所核心的目标,不是成为一家传统意义上盈利为导向的公司,而是一个真正的完完全全由公众参与、公众持有的自运行、自组织形态的社区型交易平台。

  第一,社区型交易平台以用户的利益为导向,以整个社区发展为目的。与中心化交易所最根本的不同也在于此。“说到底,是先有Token,还是先有交易所的问题。”

  “FCoin是先有Token,才有交易所;先有Token,才有社区。而Token在社区型交易所中,是权益的唯一代表。它既类似股权,又不同于股权,类似的地方在于,Token代表着分红收益权、参与决策权、选举监督权等一切权益;不同在于,所有这些权益是写进代码,用智能合约自动实现,相当于去中心化的可自由流通、可分红、可交易的股权。

  一句话,社区型交易所的Token凝结的价值远远高于中心化交易所的平台币。

  比如,FT(FCoin的Token)不是后期通过行政的方法造出来的东西。首先,FCoin把51%的FT以“手续费返还”的方式返还给社区,交易即挖矿。其次,平台的收入80%全部分配给FT持有者,20%用于开发和运营,即所有持有FT的用户都是FCoin的“股东”并享受几乎实时“分红”,人人是股东。通过以上机制,将平台跟交易者的利益紧紧绑定在一起,让每一个交易者都能实时地成为平台的股东,这是传统的交易所无论如何做不到的。”

  第二,真正的社区概念一定是类似于公有链的社区,是真正有东西能够代表社区的权益,而且能够支持基于区块链的,甚至去中心化的形态,而不是说一个集中化的治理方式。

  “FCoin前期也会有一个过渡阶段,但我们从一开始设计的经济结构、所有策略,都是向社区的方向迈出实质性的一大步。把FCoin建设成完完全全、全民所有的社区形态,这是我们唯一且不懈的追求。”

  对于“是不是所有交易所一定要发平台币、平台币对于交易所的意义”的问题,张健认为这个问题的实质,涉及到对于整个所谓的“币和链”的理解、对通证的理解。

  “其实币和链是一个硬币的两面。如果要想往真正的区块链社区的方向走,我觉得不可能不发Token,这是我首先的一个观点。

  其次,Token的种类有很多,有些是像FCoin的FT属于凝结价值比较高的Token,但有些Token可能仅仅用来投票等等。各种各样的Token、凝结价值也不一样,整个区块链社区都在进行尝试,这是社区多样化的体现,也是非常有意义的。”

  实践通证经济的绝佳样板:交易所

  FCoin最终将做成什么样?张健非常笃定地说,一定是他最推崇的通证经济的生态:Token+Blockchain。Token代表着权益,Blockchain用来支撑这个Token,确保这个社区的每个Token持有者能够去中心化地、不受任何人干涉地去行使属于他们的权力。

  这种社区自治型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的设计理念,来源于张健离开火币后,近两年的技术实践和思考。

  2016年7月份,张健离开火币,创建博晨,专注区块链底层技术的研发,也就成了为数不多的,深度参与过币圈,又创立了链圈公司的“跨界”者。

  “我不喜欢谈竞争对手,FCoin也没有对标谁。整个区块链的生态还处于发展早期,整体的规模还比较小,未来的成长空间非常巨大。我希望不是和谁去竞争,而是用我最理想的、能够面向未来的交易所形态,去把市场做大。”

  而从离开火币到创建FCoin,张健说,“最大的转变在于,我对于未来看的更清楚,我对于区块链的发展、未来交易所形态将去向何方、通证经济的未来都有了非常大的认知层面的提升。基于这样的认知和判断,使得我能够面向未来去全新架构这样一个社区化交易所的生态,如果没有这样一个认知,我是无法创建这样的东西的。”

  通证经济是沙子下面的黄金

  张健坚定反对没有任何规则、直接向公众募资的ICO,但他发现一个有意思的地方:虽然ICO本身问题重重,但ICO生长的土壤,却值得深入研究。

  在另一篇文章中,张健直白地描述道:“沙子下面的黄金开始逐渐显现出来。后来我才明白,这个东西,叫做通证(Token)。”

  在他看来,通证(Token)用技术跃进的方式,解决了流通的问题。其本身的意义,已经远远超出了技术范畴,通证不是货币,是数字化的权益代表,它将加速资产的流动,从而极大提升社会经济运行的效率。在未来资产数字化的大潮中,通证将扮演资产数字化基础工具的角色。

  “这个是一个可以比肩历史上公司制度的伟大创造。”

  张健认为通证经济在未来甚至能够成为一门很重要的研究科学,走进各种学术研究机构和大学。

  他有两个重要观点:

  一、未来所有“公司”都是“公众公司”。

  对任何一个商业化的协作组织或系统来说,代表这个组织或系统权益的通证(Token),都应该具备很高的透明度,并从一开始就可以自由流通、交易和分红。

  在他看来,通证就是解决经济学核心问题——流通问题。流通的关键是技术问题。

  “数字资产最大的不同在于它可以无需任何中介、没有任何障碍地全球流通,这是区块链从技术层面做到了流通的质的飞跃。所以,我认为Token就是流通本身价值的凝结,它代表了数字时代中,整个金融资产演进的方向和重要工具。

  所以,通证经济生态就是Token+Blockchain,通过生产关系的改造和跃升,实现大规模地解放生产力。这个意义大到它可以带来整个人类文明中下一次的经济腾飞。”

  FCoin是通证经济在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上,一个绝佳的实践样板。

  “数字货币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——可以自证,做到透明、共享。这也是比特币之所以成功的重要因素。而通证经济的一些理念,如透明、利益的重构和共享、保障所有人权益、实现去中心化的无障碍的流通等,是完全可以在交易所这个形态上得到具象化的体现的。而我们不懈的追求也是通过FCoin的这个平台真正实践通证经济,为行业"正名"。”

  很多人认为通证经济没有实际价值,是一个很“虚”的东西,甚至是不好的、有风险的、纯炒作的东西。除了数字货币,有没有已有的、传统经济形态,通过全新的通证经济模型实践出来,并体现出通证经济的巨大优势?

  “FCoin就是这样一个非常具象的通证经济的理想样本,让所有的用户去体验,并自我不停迭代,越来越朝着我心目中通证经济的模型去迈进。从这个角度,真的是替整个行业在正名。”

  二、区块链技术的发展,使得监管的制度化成为可能。

  未来监管应该以怎样的姿态迎接资产数字化的大潮?

  张健认为现有的全球金融市场特别是证券市场的监管体系,遵循着牌照化监管的思路,繁复的预先审批制度导致效率普遍低下,不但很难应对资产数字化大潮的冲击,而且监管手段远远落后于市场的发展。

  而解药就在“市场化、制度化”。所谓市场化的监管,即监管不去做具体价值判断(比如特定公司是否有足够的价值成为上市公司),只做规则的制定者,就是从牌照监管过渡到行为和功能监管。

  规则制定的关键是透明。区块链技术所带来的机遇是,可以去掉大量冗余的中介角色和环节。一旦未来资产大规模数字化完成,资产和交易的全透明、可自证将成为可能。

  所以整件事的起点就变成:技术的发展使得监管制度的变革成为可能。监管向技术靠拢,行政向法律靠拢,这是未来监管发展的大势。

  在采访的最后,张健基于他很深的区块链技术背景,谈了他对于技术与生态设计的看法。“我当然是非常看重技术驱动的能力,但是,生态的设计同样非常重要,无论是做一个公链,或者做类似公链的社区生态,绝不仅仅是靠技术就能成功。首先技术是根本,如果没有技术的能力,根本没有实现能力。

  其次,对于生态设计,我举个例子,曾经大家对于共识机制,如拜占庭将军的问题等,只是从纯技术的角度去考虑,一直无法大规模地解决这些问题。比特币的成功靠什么?关键是比特币引入了经济学,它引入了挖矿,引入了整个社区利益的分配机制。

  所以,区块链是一个非常天才的跨界发明。很多人不理解,或者说根本没有看懂比特币是什么,就是因为他们只从一个领域,通过一个非常专业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,从而没有看到问题的全貌。所以不只是比特币,其他任何基于区块链的组织形式,都需要考虑整个经济系统的设计。”